微信智能硬件生態11問

7月20日下午,由搜狐IT、智東西聯合舉辦的主題為探秘微信智能硬件平臺的線下咕咚網運營總監梁昀、iHealth用戶體驗部總監郭陽、墨跡天氣運營副總裁姜川、微插座CEO創始人易虎來現場為大家詳細解讀微信智能硬件其中的故事。

主持人Q:微信提供什么樣的接口和功能是你最需要的,對你的產品來說。

姜川:這個問題我剛剛講到微信團隊已經和我們進行一個 ,我們初步的思考,微信本身它的用戶是非常龐大的,在座各位手機里面都會有微信這個產品,微信本身是社交性非常強而且是熟人社交,所以它的信任度會比微博要高。基于這樣一種背景,它本身也是對每個人的健康負責,以這樣一個大的背景來做,它的這種信任也是很重要的。基于這種熟人社交微信產品空氣果的產品本身有很好的傳播性,我想和微信進行合作,在信任這一塊微信可以幫助我們建立更好的基礎。另一方面微信用戶使用傳播的能力非常非常強,雖然現在有兩億用戶,但是微信這邊肯定會有更大的機會,也是希望和微信有這樣的合作。

反過來我們有一些擔心,微信這邊做的服務能不能像客戶端一樣貼心交互性強,細節是不是能夠做到更好,這種東西我們擔心,微信面向的用戶太龐大了,個性化的東西如果都加進去的話對于微信來說產品非常有限,會有一個平衡取舍,這種取舍到底是不是我們想達到的平衡點,這是我們團隊合作當中需要進行考慮的。有天氣有實景,我在使用空氣果的時候發現一個問題,即使它不和合作伙伴的設備互聯,對我生活也有非常重要的指導意義。我經常看看PM2.5和二氧化碳濃度,我家里有空氣凈化器,我不希望一天24小時都開著,為了節約省電為了支持環保,我經常去看它的PM2.5值,如果是合適的數值空氣凈化器會關掉。我到家里工作一個小時以后我看二氧化碳濃度瞬間飆升到1800甚至2000以上,這時候第一反應會開窗通風,只要開窗15分鐘左右二氧化碳濃度直接降到900左右,我心里非常踏實。即使不和這些設備進行互聯,本身數據的意義也非常大的,而且這些數據在我們沒有檢測的設備的時候其實我們并不會感受到它的存在,二氧化碳濃度到底高和低沒有概念,當我們有這樣一個設備,會發現這個數據對我們有價值。

看來做硬件的大部分的需求都是一樣的,我參加相對比較高層的會議里面就有提到這個東西,我覺得應該會在不久的將來應該會有出現,就是它的頻度沒有那么快。作為微信來說只是一個平臺,作為硬件廠商有全國或者全球無數個,如果開放很容易亂了,可能你的好友幾百個,你的設備可能也有幾百個。

主持人Q:關于易虎,他們的插座我也接觸過,雖然可以手機遠程APP控制,你們的成本確實是一個問題。有沒有別的辦法?

易虎:所以為什么在里面加了B,未來會降到一百以下,包括別的產品。我們如果用這個B去做類似博彥那個單體,第一可以做得體系特別小功耗特別低還有開關等等用B來實現不需要再用Wifi,成本相對來說比較低。我們已經跟原廠談過,相對來講會比較低一點,幾十塊人民幣這樣。

主持人Q:按照你們的速度降到一百以內是很有可能的?

易虎:這是必須的。我們未來的競爭對手不是現在的智能硬件領域而是像公牛傳統領域里面的巨頭,從他們那里搶市場。我們曾經做過手機APP類的東西,小米手機出來之后保證現在為止包括像中興、華為、聯想,小米國內的競爭對手,小米并沒有搶到他們的市場,小米搶的是山寨的市場。

主持人Q:咕咚有自己的硬件,營運是你們很重要的一塊,現在微信結合自己的硬件這一塊,如果你們開發了平臺我來做硬件還有應用本身這兩塊有沒有可能?

梁昀:應該說這一塊還是我們自己來做,因為應用本身??我們做出更滿意的功能,可能我們受到的局限性沒有這么大。這是第一個。第二個,我們還不屬于一個平臺,我們讓更多的硬件接入到我們的平臺,現在已經有了兩款硬件已經接入到我們的平臺,在APP里面能看到。

主持人Q:和微信是一個并行發展的思路?他們做的平臺,你們也做平臺,這兩種平臺會不會有一些沖突?

梁昀:不沖突。數據有了以后我們對數據的應用層面是不一樣的,其實還是看最后,第一個我們要解決第一個問題如何給更好的用戶體驗性給到用戶,這是第一個解決的問題。第二個解決的問題,如何讓數據更有利地去應用。

主持人Q:郭總,你們的產品何時升級?你們可能更希望自己在更擅長的醫療領域是不是有所探索,這塊是不是不會太久?

郭陽:我們現在發布的產品是一年前的老產品,按照 我們在8月底新一代的iHealth3在美國上,但是不會在中國。因為我們的重點還是美國市場優先,因為這次加入微信這件事情我們可能策略上有調整,目前是先在美國上。另外我們擅長的移動醫療領域跟微信接觸包括我們來講很謹慎是一個大課題,這是涉及到往前有IPODHealth要出來,大家并沒有看到IPHONE有什么大的舉措,只是搭了一個架子,如果我們跟微信開始討論這部分的話,面對的困難其實跟IPHONE自己做Healt是完全一樣的,這部分推動起來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但是其實我們這次從接入微信學到的比我們想的更多,比如剛才講第一次發現健康數據實際有嚴肅的一面但是健康,數據又有極其八卦的一面,我們也在提醒我們原來對用戶的思考有點太僵化了,這件事情的收獲和推動我想也許能迸發出不一樣的火花。

主持人Q:你們的啟發還是挺大,墨跡這邊有兩個小問題,你們室外版是怎么固定的?你們的室外版是怎么供電的?不怕人給偷走?

姜川:這個問題很多用戶都給我們提過,也有很多吐槽,首先先回答第一個問題怎么懸掛,我們的空氣果室外版提供兩種懸掛方式,一種剛剛大家在視頻上一級老城墻的高片上看到高大上的掛法,我們使用市面上 的真空式吸盤用它來進行懸掛,那個吸盤選擇市面上非常好非常靠譜的一家真空式吸盤的廠家。大家看到我們在古城墻上都可以吸的穩穩的妥妥的,這是一種比較酷的方式。另外一種方式比較傳統,和我們大家去安裝空調是一樣的,有膨脹螺栓打在墻上有一個釘,有專門的掛盤掛起來。第二種方式相對來說更踏實,其實第一種方式也是靠譜,只是懸掛的時候高大上的那些寫字樓窗外可能不建議太高了,吸盤定期卸下來再重新掛,空氣果在室外掉下去的話高空墜物,我們空氣果做的料又特足,掉下去也危險,我們提倡膨脹螺栓這種掛法。

第二個問題續航的問題,室內版和室外版加裝了鋰電池,室內版由于傳感器非常多,顯示屏幕耗電量很大,現在只能是維持在一周的供電時間,目前我們在進行內測過程當中發現一周時間現在也達不到,但是我們的工程團隊在批量生產之前一定確保這樣一個目標的實現。室外版做到兩周時間,15天充一次電,用普通的USB充電線就可以了。在空氣果的二代上面有一些思考,可能在后面會出一些相應的太陽能配件,保證我們可以省掉充電的這一步,現在還在設計過程當中還沒有實際的產品出來,相信在未來會有類似的解決方案。不管怎么說室外機15天充一次電,如果這個事情大家習慣了以后實際也不是很麻煩的事情,定期用吸盤來做懸掛也要定期卸下來。

最后一個問題讓我也比較尷尬的問題。我自己以前在海外工作九年的時間,在國外的確不會思考這個問題,不會發生,在國內這個事讓我比較郁悶。我們懸掛的時候一方面是高空不太建議,最好是陽臺,陽臺通常是比較私密的空間,即使我們給到一些公共場所,那也是建議大家能放到相對安全的位置上,因為確實如果用吸盤的方式淘氣的小孩子想取掉它還是蠻方便,建議大家放在私密的空間比較好一點。防盜除非再做一個配件做一個小鎖頭,不知道,但是目前只能是這樣。我們室外版沒有顯示屏,這就是我們現在在考慮的一個事情。

嘉賓互相提問:

梁昀:我和郭總雖然第一次見面,有點相見很晚的感覺,我們所做的事都是蠻接近的類似領域的,而且郭總剛才在下面也問到我一個問題,你覺得你這個到底是智能硬件還是醫療器械?我說我也蠻糾結這個事情,確實它的定位也是偏健康方向的,也可以劃成醫療類的產品。我想問一個問題,醫療在我們現在整個大的智能硬件平臺比如蘋果的HealthCare,微信設計的大的智能平臺,在智能平臺上面醫療的硬件廠商在里面應該是什么樣的角色?是單純的硬件供應商還是說我們也會加入到一個智能的算法智能的控制部分和我們這些大,的平臺臺商是怎樣的一種合作關系會是比較理想的狀態,會是一個可持續可發展的狀態。

郭陽:這個問題一下子很難回答得出來,我們現在的策略跟土豪做朋友,我們這個策略非常明確,我們在美國是給Apple,11年給Apple去做,這次Apple Health發布,我們是Apple Health的核心合作伙伴,我們的態度基本上是說基于硬件廠商首先提供一個數據采集的入口,其次Apple需要跟一些FDA法律上的風險,我們作為一個專業廠商會圍繞著用戶的數據提供專業醫療服務,這部分的法律風險是由iHealth來去承擔,跟Apple無關,Apple只是做一個平臺的搭建。在中國這邊我們現在開始跟微信會有接觸,就像剛才國仁講的我們跟微信下一步合作肯定會有,但是到底是以怎樣的方式去做,雙方還都在磨合。但是基本策略就是那句話,我們一定是跟土豪交朋友,我們在它的大平臺上按照它的游戲規則把我們該做的事情去做好。我們核心我們要在這個平臺上面為用戶創造非常真實的價值,這就是我們基本的邏輯。

我想問Tiger,你現在的微插座版本是不是可以當路由器是嗎?這個太高大上了,拿路由器當插座用,我覺得沒有別的能夠做得了。意思是說它可以作為比如它可以當成家庭中心用嗎?

易虎:是這樣的,我們其實同時在開發的還有幾款產品,這個插座只是我們的第一款我們自有品牌的產品,我們想試試。確實在互聯網領域我們是一個新兵,來的比較晚,來的比較慢,前面有很多大哥們,我們怎么能趕上喝上一口湯,這個是我們想的問題。當以操作的形式來體現,我們其實野心有一點點,但是我們不確定這個市場確實比如像類似于小米,誰都看到就這么點位置,誰都想站個位置,我們也沒有任何優勢。我們 的優勢深圳的快,這是我們比較大的優勢,剛才說的現在在眾籌,大概十幾天之后結束。郭總剛才問什么時候可以出貨,貨已經放在倉庫,眾籌結束就直接發貨,沒有等待的過程,該做的測試,由于很多軟件我們也做了OTA的功能升級,到時候會自動升級的插座,有時候BUG的話,升級就解決了。

現在軟件同時也在看這一塊的東西,蘋果剛剛發布。它可能比我們便宜,但是我們評估的結果也可能不一定,我們的供應商和公牛的供應商是同一類供應商,不是這一家就是那一家,互相都知道,互相也都認識。可能他們的成本會比我們低五到十個點,但是他們可能跟我們相比他們有一個比較大的就是渠道的費用會非常大,公牛的網點鋪到全國包括農村都有可能有他們的網點,這是他們比較強的一個優勢,但是同時對成本來說又是一個比較大的劣勢,我們可能尋找的是這里面的機會。

主持人Q:想問一下空氣果,如果我的設備太老,它的信息傳不過去,怎么辦?是不是考慮跟易虎的插座結合一下?

姜川:第一個問題,我們現在在做的空氣果本身這個產品,剛才講到一個場景即使不和合作伙伴進行互聯也改變我們生活的一種習慣,因為本身我生活過程當中所有空氣相關的數據以前沒有辦法量化,但是現在通過這樣一個產品圈內人管它叫儀表,有了儀表以后可以幫助我進行空氣質量的量化,量化以后在我們的APP端會根據這個結果有一個建議,這個建議刷一下會告訴我們現在空氣質量是好還是不好,你應該采取什么樣的措施進行優化,這個優化分兩種,一種是你只能連接的優化,比如和周邊的設備進行互聯的優化,另外一種優化是傳統的優化就是建議你開窗或者建議你打開,什么樣的設備這種更傳統的方式,這兩種方式都是可以使用的。剛才講的是我自己的生活體驗使用它的體驗,我即使不和這些設備連接,但是它把整個空氣質量量化了以后,我每天對空氣的質量還是會有一個更加敏感的體驗,對數據敏感的反應做出相應的動作,對我們生活習慣上的改變我想這是它帶給我的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一點。

第二個問題,以前在傳統的廠商他們在做智能化嘗試也面對這樣的問題,比如海爾、美的、格力,他們給我的抱怨和吐槽,他們做智能轉向的時候發現以前的老設備沒法用,比如很多老設備想讓它有智能化的升級,那要再加裝一個Wifi模塊,而且老的產品里面沒有,新的迭代產品才會有。這種問題怎么解決?第一種我們退而求其次選擇現在有的通信方式,很多老的傳統的電器用紅外來控制的,我們可以在產品里面加上紅外的射頻頭和它進行對話,當然這種對話相對來說是比較落后的,因為有往無回只是單向的傳遞,聊勝于無,對于老的型號無法用wifi的方式進行,通信可以拯救一些家庭去更換這些產品成本上的考慮。另外一種方式像剛剛Tiger帶來劃時代非常高大上的插座,我想就和這些產品的接觸也會是一個新的方式,和這些傳統的老的家庭電器進行互聯,這個可能性以目前行業的技術來講都是非常容易去實現的。

這個也是很多用戶一直在追問的一個問題,作為一個儀表來講如果不準的話就是一堆廢鐵,這是我們的概念。作為空氣果這個產品測量的是空氣質量,就好像一個尺子一樣,如果買到一個尺子它的刻度是不準的,量什么結果出來都不靠譜。我們做空氣果的時候對精度是第一要求,設計很酷的外觀之前首當其沖選擇是最靠譜精度最高的傳感器,PM2.5的傳感器和國內非常大影響力非常強的公司進行合作,它的傳感器是激光的原理制作的,激光傳感器,優于現在圈內正在使用的大部分在使用的成本比較低的灰塵傳感器,真的不在一個量級上。包括二氧化碳傳感器我們也選擇瑞典的一家公司所制造的傳感器,整體上產品里面所有的傳感器的精度都是我們第一考慮的要素,也就是我們做這把尺子,刻度是最關心的,其次產品的設計。

很多投資人到我們公司以后都感嘆,走了這么多創業公司,墨跡天氣室內空氣環境是最好的,去了很多創業公司感覺烏煙瘴氣的很擁擠空氣質量很差,到我們那兒空氣質量很好,當然我們用了一些設備,這里面是看不到的,但是我們公司都擺出來用了十幾家IQair,質量還不錯。室內和室外現在PM2.5差異有時候會很大,一方面咱們室內現在的新風系統過濾系統起作用,有些時候和我們整個空氣的傳播也是有關系的,室外它的PM2.5高一方面會取到全城的均值,在播報PM2.5是兩套數據,一個是國家氣象局環保部提供的數據,另外美使館的數據,這兩套數據不一樣,美使館的數值高,它報的是全城測試PM2.5找最高點去報,環保部是全城所有點取數據的加權平均,所以看到的數值不一樣。到室內也是一樣,當室內空氣凈化器在工作當中那整個效果會好很多。另一方面在現在內測階段我們也不斷和很多精度非常高,的工業級的空氣質量監測進行 ,確保我們產品正式發售之前的精度一定要非常靠譜。

觀眾提問:從我的觀點來說,可穿戴設備特別手環是非常粗放的統計,我們自己其實也有數據平臺,類似的平臺還有很多,在13年還有另外一家也在做類似的事情,也在聚集更多的可穿戴式設備。

郭陽:數據問題我們跟微信有非常清楚的界定,站在iHealth的角度來講因為我們要執行全球一體標準,在美國有一個??要求健康數據是絕對隱私,所以我們跟微信的加密包括微信跟你們都是加密傳輸,微信是不可以直接截取我們抓到的數據。數據的安全性是所有不管哪個平臺去發展一個最基礎的保障,所以說不會擔心微信在這方面有截流。大家原來擔心可能咕咚介意社區里面的活躍度,因為會放到微信的 體里面可能微信新的交互規則和用戶可能會沖淡它的活躍度,但是在數據安全性這個層面上來講的話這是最基礎的保障。

第二個我們在微信這個平臺上去發布的時候,其實我們現在面臨的狀況根本不在乎微信要不要再做一個,而是整個行業現在需要更瘋狂。現在手環還處在早期大眾過渡階段,產品普及遠遠沒有達成。22號小米如果發一個新的手環,小米會把手環最后的賣點看我有你沒有,最后的賣點會打掉,打掉這個賣點之后可穿戴式設備是不是會新鮮的手段去展現,不知道,但是這點現在還不到談要不要擔心它會怎么樣去做的問題。

郭陽:我不知道跟咕咚,微信像別動隊一樣,一家一家去談,我們早期這幾家應該是分別去談,那時候我碰到咕咚團隊的人在廣州,騰訊跟我們講騰訊注意到我們是在2014年CES的時候他們發現我們,他們原來一直把我們認定是一個美國公司,在美國去找,后來發現是久安在美國的創業公司,從合作上來講開始非常清楚的規則。

觀眾提問:微插座的銷售情況如何?

易虎:我先回答關于銷售的問題,我們現在就像剛才各位老大說的,我們這個插座暫時來說現在處于高大上的狀態,我們的定位也是直接就是高端數碼3C渠道和蘋果的特約店之類的渠道,包括電商京東很早就已經簽了,等我們上線眾籌完畢會在京東上面賣。對我們現在的產品來說我不太確定,以我們就像各位說的幾十個人的公司,來說這個銷量什么對我們來說可能是一個很小的量,就像我們以前做別的消費類電子一個月幾百K上千K,這個量很小,沒關系市場的培育要一個過程,對于手環、空氣果現在馬上掙錢可能性比較小,沒錢甚至少賠這樣一個階段,挺過這個階段接下來就是比較豐盛的晚宴。

在7月份的時候在京東上進行了銷售,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銷售渠道的擴充,而且也有利于擴充我們下一步的銷售渠道,慢慢會有一些連帶性的銷售。

主持人:基本功能還是OK的。

觀眾提問:空氣果的定位如何?面向什么樣的人 銷售?還有信息問題如何來處理?以后和微信如何來結合?

姜川:實際上空氣果做定價的過程中非常糾結,因為我們是一個創業團隊,也進行了幾輪融資,整個產品的設計到最后生產到最后的定價環節我們面對多方的壓力,一方面來對團隊自身,另一方面來自董事會。我記得很清楚,我們5月11號發布會,5月10號我們在做最后的準備,在定價這一塊我們凌晨兩點多還在開會,511馬上要發布了,價格到底定多少5月10號沒有最終確定還在搖擺,這里面會有幾個可選的價格,最后大家看到是999這樣的價格。999這個價格怎么出來的?999這個價格是我們成本略高一點點,銷售產品本身這個定價是沒有利潤的,我所說的成本刨除研發、生產、制造的費用。這個價格大家覺得偏高,大家對這個產品本身的需求并沒有形成一個真實的剛性需求,這塊市場是全新的,需要我們去培育,就好像我剛才講生活的場景一樣,我每天生活的時候沒有把這個空氣量化,我是沒有這樣的需求。當有這樣一個產品擺在我面前每天幫我做量化的時候我發現這個數據對我有用,這是一個過程,我們也會愿意在這樣一條路上往下走,培養起這樣的需求來,這樣的需求不是用戶有了這種需求去消費,而是這種需求對我們整個生活質量是有提升的。這是第一。

第二,關于成本,雖然現在發布是999這樣一個價格,我們現在也在做內部的倒逼包括OEM生產廠商倒逼,初步計算一年之內成本降低在500塊左右,隨著量的鋪開,價格也一定會親民。再者從室外版來看,墨跡天氣做這個產品的時候是用互聯網思維去做的,我們并沒有考慮從硬件本身去賺錢,相反從整個兩個設備來看是虧錢,室內機往成本走,室外機是免費送。為什么做這樣的決定?希望在國內環保事業做出自己的貢獻,企業一方面要盈利,另外一方面要有社會責任,尤其我們這樣的企業和中國氣象局和中國環保部有很好的聯系,耳濡目染看到這樣的組織為中國的大環境做一些服務,而且這樣的服務大部分是免費的,我們受到這樣的影響。前段時間在二三月份整個京城大范圍派發了十萬個口罩免費發,這些成本都是我們自己承擔,我們希望做一些公益性的事業。另外用互聯網思維回看這個行為,雖然硬件不掙錢,但是未來做相應的服務,比如對終端用戶包括對2B的廠商包括對2G政府部門都有很多服務,現在正在探索2B的部分,和萬達集團和萬科集團和MOMA置業都有深入的合作,我們的產品作為萬科也好MOMA也好作為房地產的標配,每個戶型配一個空氣果,這些房地產商他們的房子非常好,成套的新風系統,我們和他們的新風系統進行自動對接,這是一塊2B。這個錢從2B的商戶當中收取。另一方面比如2G這一塊,對政府服務,這屬于 項目,國家有相應的撥款,對我們做社會公益活動的企業也會有一些相應的扶持,通過這些方面讓我們自己公司不至于走的太辛苦,對于用戶這塊希望把福利帶給大家。這是第一個問題。

我們現在做的第一步和所有的家電廠商包括格力、美的等等和他們互聯,首當其沖是這些新的產品,這是毫無疑問的。大家看到這個產品第一反應定位相對來說偏中高端的人 ,通過產品本身的設計包括它的外觀包括它的交互在發布會發布這個產品以后也是得到,了我們非常非常在意的所謂偶像企業的關注,是誰呢?就是蘋果公司。在我們空氣果發布以后蘋果公司主動聯系了我們,我們并沒有去找他們,他們主動聯系我們,對我們80多人的團隊是一個莫大的鼓舞和信心,希望通過公司線上線下兩部分渠道幫助空氣果銷售,目前我們和蘋果公司已經達成戰略協議,我們會為蘋果公司做一個定制版的空氣果產品專門放到蘋果的渠道里面銷售。它的定位本身是中高端的,第一步會把這個產品定位在中高端人 去做,量會相對小一點,但是會把產品做到極致做到精細。第二點,空氣果的ES現在在設計過程當中,ES整個設計成本它的交互會更加親民一些,也是有更多用戶承擔得起這個價格。和所有設備連接這一塊坦率講,剛才講到產品設計上如果真的對接只能用紅外傳統模式,老的家用電器設備只有一個紅外搖控器可以對話接收,用發射器來做。通過我們的測試發現單向式的紅外不太靠譜,整個產品的交互非常弱非常差,我們現在也在尋找其它的方式看怎樣能夠做,比如一些廠商聯合起來政府扶持的家電下鄉,我們在了解有沒有意愿提供外加小的模塊給到所有老的空調用戶,只要他加裝這一個小塊就可以把它變成智能空調。這種模式現在在討論當中,將來到底能不能落地看看合作伙伴戰略上的決策。

姜川:墨跡天氣暫時沒有,我們剛才講到和微信這邊初步接洽,我想應該將來會有這樣的合作。我們的體會現在整個移動互聯網中國現在走在 的位置上,已經超越美國,從這方面來講愿意和國內大的平臺 ,Facebook在中國可能有一些自己的戰略規劃,從我們這些中國企業來講像微信、京東、海爾,其實這些平臺都是開放的心態去面對。現在中國低調好多年了,也積蓄了大國夢想,在移動互聯網方面有機會,希望大家抱團和國外的公司競爭,從這個角度來講墨跡天氣以開放的心態和這些大平臺接入。

郭陽:iHealth現在目前很清楚的是在美國跟IPOD,GOOGLE那邊也在接觸,但沒有實質性的,智能手環的接入,后面我們還會有一些新的合作,但是這些合作都沒什么具體的,大概就是這樣。

易虎:前兩天在深圳我參加了一個閃聯的峰會,也是一個無線的國家組織,和互聯網是另外一個層級,屬于硬件協議的。各家做的產品很多互聯互通,我個人認為無論我們這些企業加入什么樣的服務或者是聯盟或者是其它的,都是為了一個目的,就是讓最終的用戶有一個比較好的體驗,這個是我們的目的。一部分可能我們可以從中獲利,最重要的獲利原因是來自于用戶。剛才提到插座有沒有智能家居中樞系統的想法,想法我們當然有,但是能不能實現是另外一回事,朝這個方向努力一下。現在我想大部分的雖然說今年開始智能硬件風起云涌,但是實際上確實是吆喝得多真正掙到錢的不多,我在深圳的朋友包括做手環的吆喝量比較大,但是出貨量沒有那么多,現在大概一個月出貨四百到五百K,但是他們的利潤比較薄,只賣幾十塊、一百塊。總在這里面會出來一些有想法或者有理想的公司,他們干的活兒其實我們都能干,但是我們為什么沒有去干?我們還是有一些理想。

?———↓———?

?本文作者搜狐IT記者國仁,首發搜狐IT。

? 轉載請務必注明搜狐IT和作者。

? 歡迎在搜狐新聞客戶端訂閱“硬件再發明”!?硬件再發明為自媒體聯盟WeMedia成員。

歡迎轉載,請注明來源:http://www.hmse.tw/a/80197.html

評論列表: (共0條評論)

發表評論: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 您的觀點。